断爱·一树花雨(选段二)

马鞍山迄今为止,累积为客户创作及编辑书稿50余部,总字数逾1000万字,其中的代表性作品有《信仰的灯塔》、《沧桑》、《跨越山川云终开》、《掰直命运的拐点》、《将自己所爱许以余生》、《将每一个角色做到》、《人生座座山》等;累积创作中长篇小说8部,总字数逾350万字,分别为与百度签约的《小恩似恩,大恩如仇》,与天涯签约的《人妖殊途之生死恋》,与礼智文化签约的《寻找对等的爱》、《断爱·一树花雨》、《影子人生》、《村里人的人生观》、《曾嗅花柳之屌丝崛起》、《弥道》,全部小说分别在QQ阅读、掌阅及迅雷阅读

009 暗藏玄机

不一会儿,手下人全部置办齐备,四人在菩萨面前跪下。行结拜之礼,然后大肆庆贺。

秋寒道:“我们既已结拜为兄弟,今后定要齐心协力,铲除冰锦宫,为江湖人士伸张正义。我看我们就按龙吟说得做,先派人以冰锦宫的名义四处杀人放火,然后派人通知恨云。”接着又对啸天说道:“你一定要打好你的那一张啊。”

啸天道:“寨主请放心。”

“既如此,那事不宜迟,我们赶快分头吩咐,越快越好。”

龙吟、啸天和二庄主分别带自己的门人离开了。

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果然,四处沸沸扬扬,冰锦宫声势大减,渐失人心。

梦雪在院子里打坐,忽然一个黑影从旁边闪过,似一阵轻风。梦雪知道,肯定是清雨到了,便道:“故人到来,何不出来相见?”

两个白发飘飘的老人,几声轻语,一阵笑谈。

“梦雪,许久不见,你还是雄风依旧啊。”

“你又取笑我了,清雨,我看你是越发的高深莫测啊。对了,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?”

“鸟在笼子里呆久了,就想在天上飞一飞。我可没有你这么有福气,整天无忧无虑的。”

“你有所不知,其实我名为隐居,可还是离不开这世俗的纷扰,整天磕磕绊绊,看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没得选择。对了,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我只是来和你切磋切磋武功,闭门自练而不去交流,难以达到水雕玉的上乘境界啊。”

“嗯,缺乏交流,是习武之人的一大弊病。我也正有此意,那请吧。”

“请。”

两人分别运气,神贯于顶,凝于耳,清雨一招旋风落雁,打将出去,梦雪凝神屏气,纵身一跃,一招三步追风将清雨避开,接着暗发绵力,风卷荷花旋身转,青龙摆尾反身闪,清雨蹲身连拳,以霸王拽弓之势,发出全身力气,一招泰山压顶,将梦雪的绵力隔开,紧接着,双脚并起,腿如流星肘如轮,恰似青龙出海,野马上槽,迅速贴近梦雪,梦雪一看,忙归原收势,一招白鹤亮翅,双手当空,飞身跃起,顺势回打,犹如飞凤还巢,燕子投怀。清雨退了几步,梦雪环而又来,如此反反复复几个回合,不分胜负。

几招过后,清雨忙喊道:“停”。两人便停了下来。清雨道:“看来还是你更甚一筹啊。”

“哪里,你谦虚了,水雕玉重在化虚为实,以实为虚,虚虚实实随心而出,以不变应万变。我看要是再打下去,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。清雨啊,现在打也打完了,我看我们还是到草房将歇吧。”

二人便到草房子里休息,梦雪吩咐书童准备好茶饭。二人有说有笑,谁知过了一会儿,梦雪突然仰天长叹。

清雨看见,忙问道,“你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

梦雪说道:“清雨,现在这些习武的年轻人不修武德,争凶斗狠,实在是让人担心啊,你我同出师门,记得师傅当年常常教导我们说,自古仇恨是灾祸的根由,我们习武之人,当不责人小过,不发人阴私,不念人旧恶,大小多少,报怨以德,变冤情为友情,化干戈为玉帛。可是,你看,而今这些后辈都成什么样子了?”

“是啊,我记得师傅还说,我们习武之人,不可有发人意,不可存心打击,不可争高低,不可论输赢。而今的后生生而忘本,为害江湖,我也着实担心啊。”

“你我须发已白,剩不下几年了,可是这些后生真是让人放心不下啊。”

“所以我说你应该重出江湖,助我一臂之力。现在江湖上貌似平静,其实暗藏玄机。”

“是啊,你知道吗,枫雪山庄大庄主虎敬柏已遭人毒手,凶手还没有查出来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想大庄主为人正义,为江湖做了多少好事,而今却死因不明,想来都觉得惭愧。梦雪,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?”

“种孽因必得孽果,我想天理昭彰,必会还大庄主一个公道。不过这还要靠你啊,我已隐退江湖数年,不想再插手江湖中事。”

“可是这个江湖需要你,我一人之力是无法应付的。”

二人正在为此事争论不休,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清雨一看,原来是他的大弟子明浩,便说道:“我不是叫你在山下等候,你怎么跑上山来了?”

“师傅,大事不好,一群人打着冰锦宫的旗号在山底下杀人放火,甚是嚣张。”

“岂有此理,既如此,我们赶快回宫,此事定要查个水落石出。”说着,清雨便道:“梦雪,我宫中有事,就先回去了,改日再来请教。”

梦雪道:“那也好,你要多多珍重啊。”

清雨赶忙下山去了,并吩咐明浩道:“你速去山下抓几个人,我要问个明白。此事定要严办,以儆效尤。”

明浩前面赶下山去,正好碰上,明浩大声喝道:“住手,你们什么人?”

一个大个头霸气十足,说道:“哼,老子是冰锦宫的人,你赶紧给我滚,要是再多管闲事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明浩一听,上前便打。几招下来,那些人已经招架不住。明浩喝道:“放下武器,可免一死。若继续顽抗,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谁知那些人根本不听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,大个头道:“弟兄们,谁要是杀了他赏金百两。”

明浩怒气横胸,更不打话,一招过去,几个人躺在地上血流不止。还有一个要跑,明浩看见,喝道:“那里去?”

那人一看,忙跪下磕头,直喊道:“大侠饶命,大侠饶命……”

“你们是冰锦宫谁的宫下,竟敢如此放肆?”

那人不说,只是磕头。

“你说是不说,不说他们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此时清雨正好赶来,明浩上前说道:“师傅,我抓了一个活口,其余都被我打死。”

清雨问那人道:“你既是冰锦宫的人,可认得我?”

那人只是摇头。

明浩喝道:“快说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那人看逃不过,什么也不肯说,明浩以死相逼,谁料他竟然咬舌自尽了。

清雨和明浩赶紧回宫,召集宫人查察此事。

010 定杀不饶

却说恨云一直在苦苦寻找婵娟的下落,经过一番周折,终于有了眉目,加上花涧溪的人放出风来,说婵娟被囚禁在花涧溪。恨云马不停蹄,到了花涧溪,也不问青红皂白,凡是拦路的人,恨云都大打出手,毫不留情,嘴里还喊着:“啸天,啸天,出来,把婵娟还给我,啸天……”

啸天看见恨云闯了进来,大喊:“住手。”

一片寂静。

恨云道:“啸天,快把婵娟还给我,我可以让你们死得好看一点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啸天听了放声大笑,道:“恨云,我知道你迟早要来,虽然你武艺高强,但是你不要忘了,婵娟在我们手上,你若是再出手伤我花涧溪的人,我的这帮兄弟一急,估计婵娟小姐就不好受了。”

“你们把她怎么样了?”

“她很好,我们之所以抓她,就是为了让你帮我办几件事情。事情一办成,你们就可以团聚了。”

“卑鄙小人,我饶不了你们,识相的话赶快把婵娟给我交出来,否则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。”

啸天又是一阵狂笑,道:“好大的口气,你以为你可以活着离开花涧溪吗?难道我们这么多人都是吃素的?”

“哼,不管你们是干什么的,都得死,赶快把婵娟交出来,我会让你们死得痛快一点。”

啸天道:“我看你还是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我劝你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要是不想要婵娟受苦,就乖乖地听我们的话。”

恨云大骂道:“无耻,啸天,你要是真男儿,我们就真刀真枪干一场,你这样偷偷摸摸算什么好汉?”

“我才没你这么傻,我要的只是结果,过程本来就不重要。人们只会记住那些身居高位的人,而不会记住那些人是怎么登上高位的。再说,我也没有必要在你身上浪费时间。”

“小人,无耻。”

“是,我是小人,可是你这君子也不得乖乖听我的话吗?君子有什么用?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还谈什么君子?”

恨云听啸天这么一说,顿生惭愧,自言自语道:“婵娟,都是我害了你呀,都是我不好,是我害了你呀……”

啸天道:“恨云,我给你看样东西,这个东西婵娟姑娘可是一直带在身上,喜欢得很哪。”说着,便叫手下人把一块手帕递给了恨云。恨云一看,果然是他送给婵娟的那块手帕。

恨云道:“你们到底想要我做什么?”

啸天道:“嗯,这才像话。你听好了,,我要你的旋水叠浪心法。第二,我要水雕玉秘籍。第三,杀死清雨,用他的头颅来交换婵娟。你用什么办法我不管,总之你要是做不到,就等着给婵娟收尸吧。”

恨云道:“啸天,你可知道水雕玉秘籍从不外传?”

“是啊,我知道,不过你可以去偷、去抢啊,总之弄到手就行了。”

“我恨云堂堂大丈夫,岂是那种偷鸡摸狗之辈?”

“你不用跟我解释,我只给你七天时间,七天之内,你要把旋水叠浪心法和水雕玉秘籍交给我,然后提着清雨的人头来交换婵娟。要是这三个条件中有一个办不成,婵娟就得死。恨云,我看你不会逼我杀死自己心爱的女人吧?”

恨云道:“就算旋水叠浪心法和水雕玉秘籍我能给你,可是你叫我杀了清雨,你可知道,清雨在江湖上享有盛誉,而且多年来约束冰锦宫人做了很多善事。没有清雨,江湖上不知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?”

“清雨怎么样我不管,总之挡我者死。”

“即使如此,我怎么会是清雨的对手?你这不是叫我去送死吗?”

“恨云,你有多少分量我清楚的很,要不我也不会这么大费周折。真动起手来,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。清雨虽然技高,可是毕竟年老,我想你对付一个老人,还是有几分把握的,对吗?”

可是……恨云又待要说,啸天道:“不要说了,你只有两条路,,办成我说的三件事,交换婵娟。第二,给婵娟收尸。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恨云道:“慢,啸天,我答应你的要求,但是如果婵娟要是少了一根头发,我跟你没完。”

啸天道:“恨云,放心吧,婵娟除了很想你以外,其它都很好。不过婵娟会不会一直好下去,这就要看你了。”说罢,啸天对手下人说道:“来人,送客。”

恨云无奈,只好出了花涧溪。此时的他,心里万分惆怅,他万万想不到,自己也会有这么。徘徊,忧郁,何去何从?恨云突然想起莫岩曾说过,他们抓走婵娟是为了要挟于我,既然她能看得这么清楚,我想她一定有办法。她上次说是要去冰锦宫,我正好去找她。于是恨云匆匆赶往冰锦宫。

哒哒哒哒……马蹄声响起,狂奔不止。

啸天对众人吩咐道:“一定要好好照看婵娟,好吃好喝的待着。谁要是敢有一点怠慢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手下有一个人说道:“掌门,我看婵娟姑娘貌美如花,要是能娶了她真是美事一桩。就算不娶,也不要浪费这美色啊。整个人就跟仙女下凡似的,这次算是老天爷开了眼,让她栽在我们的手里了。”

啸天听罢,二话没说,对着那人就是一个巴掌,说道:“真是小儿之见,婵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恨云会饶过我们吗?你这是拿我们花涧溪所有人的性命在开玩笑。都给我听着,谁要是怠慢了婵娟,定杀不饶。多瞧一眼都不行,我们拿了婵娟,只是为了让恨云给我们办事,万一惹怒了恨云,我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“是。”手下人听了吩咐,也都小心起来,他们本想着轮到自己的时候,还能好好发泄一番,但现在看来,这纯粹就是一个梦,弄不好还要脑袋。

掉脑袋的事情,谁不害怕?尤其是明明可以好好地活着的情况下。

011 何日再相见

莫岩和梅雪在残阳的点化下进步很快。但总体上来说,梅雪的进步远远赶不上莫岩。因为莫岩不仅悟得很快,而且对一招一式不拘泥于套路,总是能运用的出神入化。这些残阳看在眼里,赞在心里。而且更让残阳惊奇的是,莫岩总会有很大的好奇心和很大的耐力,她对每天所学习的内容总是勤加练习,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,便会无休止的练习下去。虽然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但她对所追求的目标所付出的努力是很让人叹服的。

莫岩见自己的武功一日日长进,心里也暗暗高兴。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莫岩心想,来这里一晃就快一年了,都不知道发生了多少事,死了多少人,也不知道枫雪山庄到底怎么样了,于是莫岩找来残阳,说道:“多谢残阳大哥多日的指点,莫岩感激不尽。”

残阳道:“听你这么说,你是要下山去了?我所做的这些都不值一提,如果你一定要谢还是谢我师傅梦雪先生吧。”

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谢谢你,没有你,我和梅雪就没有今天。”

“其实应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,你和梅雪这么久以来一直陪着我的母亲,照顾她,哄她开心,这些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。”

梅雪道:“残阳大哥见外了,这些都是举手之劳,再说了,老夫人高兴,是因为你这个千古少见的大孝子,我和岩姐可不敢居功。老夫人一直以来待我们如亲生,我们能有机会照顾她,是我们的福分,如果可以,我们希望能一直陪在老夫人身边。”

莫岩道:“残阳大哥,梅雪说得是。”

残阳道:梅雪,你也要跟着莫岩下山吗?

“嗯,无论做什么事,我和岩姐都会一起的,要不然的话我很不放心。”

“那好,莫岩,梅雪,此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,你们要是有什么不如意,不要忘了这里永远是你的家。还有,练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,你们虽然运用自如,但是毕竟内力不足,若遇上强敌,万万不可硬拼。”

莫岩道:“会的,我们会经常回来看看老夫人的。残阳大哥请放心,我们不会惹是生非的。那我们这就告辞了。”

莫岩和梅雪收拾好行装,向老夫人道别后,两人便起程了。

走在路上,梅雪对着莫岩说道:“岩姐,我还真的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,自从上次家破人亡,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,好不容易才有了家的感觉,却要匆匆离去。”

莫岩笑着说:“我看你是舍不得残阳大哥吧。看他走的时候对你依依不舍的样子,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一定有故事。”

梅雪听莫岩这么一说,嘟起嘴角,说道:“哎呀,岩姐,你说什么呢?没有的事。我看你才舍不得呢。”

“是啊,我也很舍不得,在这里生活既清净又快乐。”

“那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呢?”

“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。我们这样是好,可是还有很多人流离失所,朝不保夕,他们需要我们。”

“可是我们只是弱女子,我们行吗?”

“只要我们有心,只要我们坚持,不管前面有多少困难,多少坎坷,都是微不足道的。”

“嗯,岩姐,你说得有道理。”

莫岩和梅雪一路说说笑笑,很快便到了山底。走了一路,两人刚准备找个地方歇脚,忽然听得有人喊:“快跑啊,冰锦宫的人又来了。”

没等莫岩和梅雪缓过神来,十几个难民连哭带喊,从身边的小路经过。虽然步伐很沉重,但看得出来,他们都跑得挺快。

莫岩几分惊诧,几分奇妙,于是便上前拦住了一位老伯,问道:“老人家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那老伯一看,赶忙说道:“姑娘,你们怎么还不逃啊,冰锦宫的人马上就要杀过来了,他们见人杀人,见鬼杀鬼,你们赶快逃吧,待会就来不及了。”说罢,那老人家赶忙向前跑去。

梅雪道:“岩姐,我们还是赶快走吧?要不待会碰上了就麻烦了。”

莫岩道:“梅雪,冰锦宫向来驭下有方,再说了,这么多年来,冰锦宫在江湖上做的都是好事,从来不曾如此。依我看来,这事情定有蹊跷。梅雪,他们要是真的追过来,一定会经过这里,我们先到密林处躲藏,见机行事。”

“好。”梅雪道:“岩姐,我们弄个明白。”

梅雪和莫岩两人便找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观察动静,果然,四个人打着冰锦宫的旗号,踉踉跄跄,衣衫不整地追过来了。

期间有一个人说道:“这些贱民跑得还真快,下一次碰见一定要宰了他们,这些该死的贱民。”

莫岩对梅雪说道:“你先躲在这里不要出来,我出去会会他们,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功力如何,我们一在明一在暗,万一有事,你再出来。”

“岩姐,还是我去吧,太危险了。”

“正因为危险,才是我去。梅雪,就这样定了。”

说音刚落,莫岩就飞奔而出,大声说道:“我看该死的人是你们。”

那四人顿时来劲:“吆,还是个娘们。弟兄们,看来我们运气不错。给我上,抓回去晚上好消遣。”

莫岩更不打话,三下五除二,那四人已全部跌倒在地。

“说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只有你们四个,其他人呢?”

四人唧唧歪歪,没有一个人吭声。

莫岩看了,一剑下去,那人口中吐血,顿时毙命。其余三个看了,都吓得半死。

莫岩大声说道:“你们说还是不说?”

“我们说,我们说,我们是冰锦宫的人,是宫主派我们出来的。”

“宫主,哼,我几个时辰前还见过宫主,他从未派任何人干这种勾当。”

几人又不做声了。

莫岩一看,剑起剑落,又一个人血流不止,不几时,气息全无。

剩下两人看了吓得直打哆嗦。

莫岩厉声喝道:“说,要是让我再听见一句假话,这就是你们的下场。”

一个人爬起来想溜,莫岩看见,又是一剑。

莫岩道:“看见了吧,本姑娘的剑可是犀利的很。”

那人吓得屁股尿流,忙磕头说道:“女侠饶命,女侠饶命,我说,我说。”

“快说。”

“我们是兰花寨的人,是我们寨主派我们的。他说为了败坏冰锦宫的名声,让我们不择手段。”

012 从实招来

莫岩剑头一转,架在那人脖子上,说道:“嗯?我看你眼神飘忽不定,定是在撒谎。还不从实说来?”

“大侠饶命,大侠饶命,我们,我们是花涧溪的人,我们说,出去杀人放火,全部打冰锦宫的旗号,要是万一不测,就说是兰花寨的人,万不可提起花涧溪。”

“那你们其他人呢?”

“其他人在村子里抢财物抢女人,估计提前回去了。”

“还有,我向你打听一事,你可知道有一位名叫婵娟的姑娘吗?她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她就在花涧溪,被囚禁在密室里。”

“好,看在你实言相告的份上,我饶了你,还不快走?”

“那人一股烟,不见了踪影。”

梅雪看那人跑了,便出来到:“岩姐,你真厉害。”

莫岩道:“这下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?”

“嗯,没想到这么复杂。对了,岩姐,你以前也没怎么杀过人,怎么现在下手这么利索?”

“江湖就这样,你不对别人残忍,别人就对你残忍。这也怨不得我们,要怪只能怪我们生在了这个世道里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”

“我还以为他们都有三头六臂呢,没想到全是些土包子。”

“这些都很侥幸,不过我相信,只要你敢做,就不怕有困难。只要你敢做,总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等着你。如果一个人被假想的困难吓倒,那么我们还能指望他成什么事情。”

“嗯,岩姐说得对,看来只要我们行动起来,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岩姐,你为什么不杀了一个人,反而将他放走呢?”

“放了他更好,如果不出我所料,那人回去一定会大肆吹捧他如何应对强敌的,然后他会说,遇见了一个高人武功了得。这样的话对其他的人也是一种震慑,好让他们知道,坏人难做。”

“那他会不会把对我们所说的原原本本告诉他们?”

“不会,如果真这么说了,我想必定不能容他。”

“嗯,还是岩姐想得周到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?”

“事不宜迟,我们赶紧上冰锦宫。”

……

莫岩和梅雪好不容易才到了冰锦宫宫口。不料却被一人拦着:“两位是什么人?”

莫岩道:“麻烦你转告宫主,就说枫雪山庄大庄主虎敬柏之女莫岩前来拜见。”

“姑娘请稍等。”

不一会儿,那人出来道:“两位,请。”

莫岩和梅雪跟着进了正宫,清雨和宫中弟子正在等候。

莫岩和梅雪先后说道:“枫雪山庄莫岩、民女梅雪拜见宫主。”

清雨因为跟虎敬柏多有来往,且二人关系不浅,所以一眼就认出来莫岩。清雨吩咐除了大徒弟明浩外,其余人出宫外守候。莫岩便将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。

清雨听罢,道:“此事我正在调查之中,据我掌握的情况来看,正如你所说。眼下不知莫岩有什么高见?”

“宫主,依小女子看来,我们可去兰花寨把事情弄个明白。”

清雨问道:“为什么要选择从兰花寨,为什么不从花涧溪入手呢?”

莫岩道:“宫主,他们既然敢这么做,也就等于跟宫主宣战。我想,仅凭兰花寨的势力,断然不敢如此。他们肯定暗中勾结,尤其是花涧溪和楠炜会,这两股力量不可小觑。”

清雨道:“是啊,这两股力量在江湖上有些实力。”

莫岩接着道:“据我所知,兰花寨寨主为人很有原则,做事颇有魄力,我们如果贸然去花涧溪,一旦发生冲突,兰花寨肯定会派人去救,到时候就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而选择兰花寨则不然,兰花寨一旦危急,我想不管是花涧溪还是楠炜会,都不会派人来救,他们一方面俱于宫主的威势,另一方面,兰花寨的实力要比他们强大很多,这是他们很难容忍的。他们正好借此机会削弱兰花寨的实力。”

说罢,莫岩对清雨道:“宫主,这些都是小女子的拙见,让您见笑了。”

清雨听莫岩这么一说,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,心想,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会选择从兰花寨入手,没想到莫岩有如此见地,真是难得呀。

清雨道:“莫岩真是高见。既如此,事不宜迟,莫岩,梅雪,你们且休息一晚,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兰花寨。”

清雨自是吩咐宫中人悉心照顾莫岩和梅雪,不在话下。

恨云马不停蹄,一路狂奔,可是等赶到冰锦宫的时候天色已晚,冰锦宫的人除了平时惯例守把的人以外,其余多半已然睡着了。恨云心想,这时候贸然打扰,有失礼貌,但是事态严重,顾不得那么多了。于是恨云便向守门的说道:“在下向你打听一下,莫岩姑娘可在这里?”

那小哥一看,问道:“你什么人,问这个做什么?”

恨云道:“在下恨云,找莫岩姑娘有事商量。”

守门的一听是恨云,道:“实不相瞒,莫岩确在这里,不过夜已深,恐怕已经睡下了,你还是明天再来吧。”

此时明浩正在巡夜,看到门口人声喧闹,就赶了过来。一看是恨云,忙说道:“恨大哥,好久不见,你怎么在这里,快,快快随我进去见宫主。宫主对你很是挂念。”

恨云道:“我也很是挂念宫主,不过夜已深,宫主肯定睡了,我就不打扰了,明天一大早我就去看望宫主。我此次前来,主要是想找莫岩姑娘,有事商量。”

明浩道:“那也好。你可真巧,莫岩昨天下午刚来的这里,明天一大早我们都要去兰花寨。”

“去兰花寨?去那里做什么?”

明浩便把事情给恨云原原本本说了一遍,恨云道:“这些事情还是及早处理,免得到时候事态扩大,就不好收拾了。”

明浩道:“你肯定累了,先到宫里喝杯茶休息一会儿,顺便我派人去看莫岩睡了没有,如果没睡的话,你可以去找她。”

“如此,多谢了。”

013 得之而后快

恨云随着明浩到了宫里,刚坐下,前去打探莫岩消息的人便说:“大师兄,莫岩暂时还没有睡下。”

“嗯,知道了,你下去休息吧。”

恨云道:“我这就去找她。”

明浩便告诉恨云说,莫岩就在正宫的偏房里,我叫人带你去。

恨云轻叩小门:”莫岩姑娘,恨云有事求见。”

莫岩一听,忙推开门,一看真是恨云,忙道:“恨大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,快快请进。”

恨云进来,道:“深夜搅扰,还请莫岩不要怪罪。”

“恨大哥哪里话,我正睡不着,想找人说说话,你就来了。”莫岩叫梅雪出来和恨云相见,并将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。梅雪给恨云倒了杯水,并搬来了凳子。

恨云道:“多谢梅雪姑娘。”

梅雪道:“恨大哥,不用客气,岩姐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,你们好好聊,我先到里屋去了,有什么事叫我。”

莫岩道:“梅雪,那你早点休息,我和恨大哥商量点事情。”说罢,梅雪就就去了。莫岩问道:“不知道恨大哥何事如此惊慌?”

恨云长叹一口气,然后便将事情的经过给莫岩说了一遍。

莫岩听罢,道:“好毒的计策,恨大哥,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我思来想去,不知如何是好,还请莫岩姑娘指点一二。

“恨大哥,此事说难也难,说简单也简单。旋水叠浪和水雕玉秘籍都是当今世上的至上武功,人人都欲得之而后快。但是我听家父曾言,这两种武功没有雄厚的功力是无法修炼的。花涧溪即使得到,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。我知道恨大哥一心想救婵娟,但是要你杀清雨,此事万万不可。,你未必是宫主的对手,第二,即使你真的能杀了宫主,就会与江湖结缘,到时候别说是婵娟姐,恨大哥,就是你本人,怕也自身难保。”

“莫岩,我从来没想过要和宫主作对,但是我不能不救婵娟,莫岩,你要是有什么好的办法,还请直言相告。”

“恨大哥,你放心,只要你没事,婵娟姐就没事。花涧溪虽然抓走了婵娟,但是不会让她受苦,因为他们怕一旦你知道以后,就会拼个鱼死网破,这样的话就事与愿违了。所以恨大哥不要过于担心。”

“听你这么一说我就安心多了,不过我一定得想办法就去婵娟,不能让她再受委屈了。”

“恨大哥,我看就让梅雪想方设法混入花涧溪,先摸清楚婵娟姐被关的地方,然后我们来个里应外合,救出婵娟姐,你看如何?”

“是这样太危险了,梅雪姑娘去,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,可如何是好?”

“放心吧,大家都不认识梅雪,她前去不会有人怀疑,再者,即使救不出婵娟姐,梅雪也会全身而退的。不过,恨大哥,这还需要你的配合。你就把旋水叠浪心法教给花涧溪众人,一来可以拖住啸天,不要让他有防备之心,二来可以保护梅雪,并伺机救出婵娟姐。不知恨大哥意下如何?”

“好,那就麻烦了,如果能救出婵娟,恨云以后就算粉身碎骨,也会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。”

“恨大哥见外了。本来明天我和梅雪要随着宫主去兰花寨,既然如此,梅雪就不用去了。恨大哥,你先下去休息,我待会就把事情跟梅雪说一下,等兰花寨事情一了,我就过来找你们。”

好,说罢,恨云便出去了。莫岩自是把事情给梅雪说了,梅雪听了以后,说道:“岩姐,无论做什么事情,我只想和你呆在一起,我们可以等明天兰花寨的事情了了,再去也不迟啊。”

“梅雪,我也不想和你分开,可是我仔细想了一下,明天兰花寨可能避免不了一场战争,到时候刀枪无眼,万一遇到什么不测,我会愧疚一辈子的。你混入花涧溪,一来可以锻炼一下你的胆气,二来可以帮助恨大哥救出婵娟。梅雪,有恨大哥在,他会保护你的,你就放心吧。”

“可是让你一个人去兰花寨,我怎么能放心的下?”

“梅雪,我没事的,你要相信我。不过你明天去,要把自己打扮的丑一点。还有,不到万不得已,不可动武伤人。”

梅雪听了觉得很奇怪,道:“天下间那个女子不想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岩姐,你让我把自己打扮的很丑,不会是开玩笑吧?”

“梅雪,花涧溪那帮人都是些泼皮无赖,你这么漂亮,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占你便宜,那样的话就很麻烦了。”

嗯,岩姐,我记住了。商量已定,两人便睡下了。

第二天天刚亮,恨云便到了莫岩和梅雪的房子里。莫岩道:“恨大哥,事不宜迟,你和梅雪这就动身,宫主这边我自会说的。这人多口杂,你们切不可走漏风声。”

恨云道:“那好,多谢莫岩了,我和梅雪这就动身。”

梅雪舍不得离开莫岩,便道:“岩姐,你一定要多保重。”

“我会的,你也是,干任何事情不要勉强自己,尽力就好。安全永远是的,知道吗?”

“嗯,知道。”说罢,恨云和梅雪就动身了。

莫岩将恨云和梅雪送出了宫门,临别时,再三嘱咐道:“恨大哥,梅雪,你们行事且要小心在意,不可意气用事。”

恨云和梅雪同时说道:“知道了,放心吧。”

莫岩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远去,便折身返回,直接去找清雨。

进了宫门,不料清雨正在选派人手。莫岩赶忙上去问候,清雨看见莫岩前来,问道:“莫岩,你看我们此去带多少人合适?”

莫岩想了想,便道:“我们此去形势难测,依小女子之见,我们需挑选精壮之士,分成两批,批由宫主带领,人不可过多,我看三十人足够,这三十人直接随宫主去兰花寨。第二批由宫主派人带领,埋伏在兰花寨附近,若事态危急,便他们便可速来接应。”

明浩听了,道:“莫岩姑娘,我们何不带领宫中弟子,直接铲除兰花寨?”

莫岩道:“自古以来,以德服人者久,解决恩怨的办法,就是服人心。人心不服,仇怨便不会消除。再者,宫主身为江湖盟主,理当做出表率,我们去是为了解决争端,并不是扩大事态。何况,兰花寨树大根深,即使要铲除也不会那么容易。”

014 我来成全你们

明浩听了莫岩的话连连点头。道:“莫岩姑娘言之有理,但是师傅只带三十个人上去,会不会太少了?”

莫岩道:“如果兰花寨肆意挑起争端,必有防备,我们不知其中虚实,如果中了圈套,可能会全军覆没。而我们分成两批,一在明,一在暗,正好可以威慑兰花寨。我想摸不清我们的底细,他们不敢乱来。还有,如果我们带更多的人上山,便会增加兰花寨的紧张气氛,可能会影响事情的进展。”

清雨听了,连连拍手称赞,道:“莫岩姑娘见识长远,真不愧是女中豪杰。不过以我之见,我们三人上山足矣,我清雨纵横江湖几十年,未曾怕过任何人。再说,越是遇到这种事情,越不能自隳志气。”

明浩道:“师傅,如果我们三人上山,万一起了事端,怕是无法保护莫岩姑娘。”

清雨听了,吩咐道:“明浩,挑选十个精壮之士,保护莫岩的安全。”

“是。”

清雨接着道:“其余人由天成带领,埋伏在兰花寨附近,若看见信号,速来兰花寨接应。”

“是。”天成领命而出,自去准备。

天成是清雨的二徒弟,因为父母被害,从小便被清雨收养。清雨因见他天资聪颖,做事伶俐,便传授他武功,二十多年来,与其说清雨是天成的师傅,还不如说,他们之间,有一种超越师徒的爱,不是父爱,但是胜似父爱。

清雨安排已定,正打算出发,忽而又问道:“怎么不见恨云和梅雪?”

莫岩道:“宫主,他们二人有紧急事情,不及面辞,还请宫主见谅。”

清雨道:“既如此,出发。”

一行人浩浩荡荡,开往兰花寨。

兰花寨寨主秋寒正在安排寨中日常事务,忽一人闯进来道:“报告寨主,不好了,冰锦宫宫主带人上兰花寨来了。”

秋寒道:“慌什么,我早知道会有这么。”于是秋寒便唤来管家双双,道:“你速去通知花涧溪啸天和楠炜会会长龙吟,还有枫雪山庄二庄主虎敬松,让他们速来助阵。还有,通知所有人,整装待命。我们就会一会他,看他能有多厉害。”

清雨一行十三人,很快,就站在了秋寒的面前。

清雨开门见山,说道:“自从我当上盟主以后,所行之事,全无偏颇。秋寒,我冰锦宫向来不曾结怨与你,我问你,那些打着冰锦宫旗号四处杀人放火的人是不是你派的?”

秋寒道:“是,是我做的,男子汉敢作敢当。我早就看不惯你们冰锦宫了,有我兰花寨在,你们休想安分。”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我不想怎么样,除非你能还我儿子,哼,你清雨当盟主也有有些时日了,我看早该退位让贤。”

“秋寒,你儿子是我出手打死的,可那是因为他作恶多端,天理难容。时隔多年,我已不想再动干戈,你不要逼我。”

“清雨,人人都说你的水雕玉无人能敌,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。”

没等清雨开口,他面前突然多出一个人来,此人站着,一动不动,颓然一座小山丘。又觉微风吹雨,似是山雨欲来风满楼,给人阴暗潮湿的感觉。又似有一个人如影子一般,晃来晃去,待定睛要看时,又全无踪影,又匆匆的脚步声隐隐约约,若有若无,清雨自是听音知鸟,闻声识人,大声道:云山雨脚,可现身相见,何必装神弄鬼?

秋寒道:“你我个人之事,不必要牵连你们宫中人和我寨中弟子,我秋寒自知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云山雨脚四人,早就想领教你的高招。听说你大弟子明浩也身怀绝技,我倒有兴趣领教一二。”

清雨道:“秋寒,你执意如此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此时双双进来对着秋寒说道:“寨主,龙吟,啸天,还有虎敬松都推有事,不肯前来。”

秋寒听罢,怒道:“小人,真是小人。”接着又对清雨说道:“哼,今天就和你们见个高低。其余人等,散开。”

清雨道:“好,你们其余人等,都散开。”

莫岩和带来的十个壮士,还有兰花寨的人都散开到边上。

云山雨脚四人便和清雨打在一起,清雨向来知道四人武艺超群,难以应付,所以一开始就竭尽所能,云山雨脚四人几番对阵下来,已明显感到不敌,但还是死战不退。清雨心想,如此纠缠下去,说不上他们四人就会占上风。想罢,清雨使出水雕玉绝招,几招下来,云山雨脚四人皆带伤,败下阵来。

秋寒和明浩也打得不可开交,几番较量下来,不分胜负,但是毕竟秋寒年老,渐渐力不从心。不一会儿,也败下阵来。

秋寒道:“清雨,我输了,你杀了我吧。”

清雨道:“秋寒,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,为何如此执迷不悟呢?”

“别啰嗦,只要我活着,你就休想安宁。”

“我不杀你,但是希望你好自为之。”说罢,对明浩和莫岩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清雨走了没几步,不料秋寒突然暗发掌力,趁清雨不注意,一掌打过去,此时恰恰被明浩看见,明浩急忙过去挡住,秋寒一掌下来,明浩口中吐血,顿时昏厥过去。

清雨急了,喊道:“明浩,明浩……”

清雨盯着秋寒,道:“你暗中伤人,枉我看得起你。你不是想死吗?今天我就成全你。”

此时云山雨脚四人跪在地上,道:“宫主,我等四人愿意替寨主受死。”

清雨气在头上,道:“好,那我就成全你们。”

莫岩赶忙叫人放信号出去,只听得喊声大震,天成带领众人涌上了兰花寨。气氛顿时又变得紧张起来。

秋寒道:“清雨,你要杀,杀我一人,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反正我也很想我的儿子,你就成全我,让我早点和他相见吧。”

云山雨脚四人听罢,道:“宫主,请您高抬贵手,放过我们寨主,我等愿意替寨主受死。”

天成一看明浩昏迷不醒,道:“师傅,兰花寨为害江湖,您作为盟主,一定要杀一儆百,不可姑息,否则,江湖帮派人人都成了兰花寨?”

清雨道:“秋寒,今天是你自寻死路,怪不得我,说罢,一掌朝着秋寒劈去。”

云山雨脚四人道:“宫主,你要杀我们寨主,请先杀了我们。我们身为兰花寨的人,无力保护寨主,若看着寨主死去,我们也没见面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天成道:“好,我来成全你们。”

015 都是我不好

此时突然莫岩跪下求情道:“宫主,还请您高抬贵手,再给兰花寨一次机会。我莫岩愿意以性命担保,如果兰花寨以后再出是非,我自当以死谢罪。宫主,救明浩要紧啊。”

清雨仰天长叹,道:“且看在莫岩的面子上,饶你一命。你好自为之。”

说罢,清雨带领众人离开了兰花寨。

路上,天成对着莫岩说道:“莫岩姑娘,你为何替他们求情?”

莫岩道:“我并不是替他们求情。如果宫主一定要杀秋寒,云山雨脚四人必会拼命,一场血战便再说难免。这样一来,便会大大削弱我们的实力,如果其他帮派趁这个时候闹事,那江湖就再无宁日了。”

清雨道:“是我低估了云山雨脚四人的功力,要是胶着下去,我看胜负难料。我们赶紧回宫,救明浩要紧。”

莫岩道:“宫主,我还有事,要先走一步了,等过几日,我再来看望您老人家。”

“也好,那你自己多注意安全。”

莫岩与冰锦宫的人分头而行,往花涧溪赶去。

梅雪和恨云很早就赶到了花涧溪。

梅雪道:“恨大哥,你进去以后见了啸天,可以让他召集所有花涧溪的人,就说当众将旋水叠浪心法和水雕玉秘籍传授给他们。这样的话他们的防备肯定会松懈。我进去以后先摸摸情况,不管我救得了救不了人,两个小时以后在花涧溪五里以外的小林子会合。”

商量已定,恨云和梅雪便立即行动。

啸天见了恨云,道:“你这么快就办成了我所要求的事情?”

“啸天,前两件事情已经办成,现在我愿意当众把旋水叠浪心法和水雕玉秘籍传授给大家。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当真?你可别玩什么把戏?”

“我恨云在江湖上这么多年,向来一言九鼎,说一不二。”

“只是这水雕玉秘籍你从何得来?”

“且不管我如何得来,看我怎么教,你便知道了。”

“好,我想恨云堂堂君子,定是说话算话。来人,把所有花涧溪门人召集起来,听恨云教授水雕玉秘籍和旋水叠浪心法。”

不一会儿,花涧溪内堂中人潮人海。

梅雪将自己打扮成一位老妇,手里拿个扫帚,刚到门口,被一个守门人拦了下来。那守门人问道:“站住,干什么的?”

老妇喘了几口气,慢吞吞地说道:“我,我是打扫院子的。”

“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生?”

“我,我以前是内厨,因为年纪大了,干不动活,所以被调出来打扫庭院。”

……

梅雪随机应变,几番对话下来全无破绽。那守门人便放梅雪进去了。梅雪进去以后,一边装作打扫庭院,一边四处观察动静。梅雪心想,虽然一时混了过去,但是花涧溪如此之大,一处一处去找也不是办法。再说,婵娟肯定被关在秘密的地方,只怕找也找不着。想罢,梅雪突然灵机一动,道:“他们每天肯定要送饭给婵娟,那些内厨一定知道婵娟在什么地方。”

说来也巧,此时突然走来一位送饭的女仆,梅雪便前去问道:“姑娘,你这是给谁送饭啊?”

那姑娘一看是一个老妇,便道:“当然不是给你的,你问这个干什么?小心掉脑袋。”

梅雪听女仆这么一说,心里高兴了七八分。便尾随女仆,绕了好几个弯,才看见一间密室。但是密室外边被四个大汉把守着。

梅雪便将随身带着的三夜迷魂散的小瓶子拿出来,将瓶盖拔开,一会儿,四个大汉便呼呼大睡了。

梅雪从大汉身上搜出钥匙,打开密室的门,果然密室里边有一女子。因为梅雪也没见过,便问道:“姑娘,你是婵娟吗?”

“是,姑娘你是?”

“我是来救你的,快跟我走。”

婵娟也被三夜迷魂散迷得晕晕乎乎,梅雪便拿出解药给她。婵娟紧随着梅雪,两人躲躲藏藏,直至正门,看见守门的人还在那里,梅雪让婵娟先躲着,自己先出去。梅雪到了正门,趁守门人不注意,将几人打倒。随后去接婵娟。两人不敢有丝毫停歇,朝着花涧溪五里外的林子里跑去。

内堂之上,花涧溪门人正在聚精会神地听恨云讲述心法。恨云道:“各位,水雕玉是一门极其高深的武功,能杀人于无形,水雕玉其表面意思是被水雕饰过的玉,毫无人工做作,乃是天成,其自然之美,品行之纯,乃是空前绝后的,强调一种毫不掩饰的自然性,能化无为有,有无相生,绝妙之极,但是要修炼也绝非易事。”

话刚说到这里,突然有人进来对啸天说:“,大事不好了,婵娟被人带走了。”

啸天一听,道:“被什么人带走了,看清楚面目了吗?”

“是一个老妇,但是行动很敏捷,还懂功夫。我就是被她打晕的。”

啸天听了,反而并不惊慌,道:“恨云,今日且到这里,我知道这老妇肯定与你串通一气。看来那老妇本事不小,我专门派了四个人看管,还是让人给救走了。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,因为我已经给婵娟服下了七叶草。七叶草七日发作一次,毒发时,口吐白沫,神志不清,犹如百蛇缠身,奇痛无比。如果七七四十九天得不到解药,就会吐血而亡。”

恨云道:“婵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跟你们没完。”

“哼,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,所以提前准备了一手。你救走她,并不代表我们之间的合作就结束了。恨云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“卑鄙小人,你除了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,还有什么能耐?”

“我只要结果,我用什么手段,用不着你管。你的时间不多了,你要是办不好咱们之间说好的事情,后果你是知道的。我想,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遭受非人的痛苦,一定很难受吧。”

“啸天,你给我听好了,婵娟要是有什么不测,我定会取你狗命。”说罢,恨云就要走,花涧溪的人拦在前面,恨云怒道:“你们想找死么?”

啸天道:“让他走。你们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众人这才摆开一条道。